Yushima_

是个废人 不要关注

【剑始】入梦


01

天色渐暗,涨潮声充斥着整片无人的沙滩。

两只Joker在沙滩上对峙着。代表神祇的石板竖立在两者之间,或是预示或是见证即将开始的最终决斗。

两者谁都没有轻举妄动,如潜藏在暗中伺机扑食猎物的野兽,屏气凝神紧盯着对方,提防对方即将做出的任何一个小动作。

除去海浪声外没有任何一丝杂音,这是只属于他们的孤立的战场。

僵持许久后,待到其中一方精神稍不集中,另一方便抓住时机迅速攻击。出于本能勉强格挡防住对方攻击后又趁机向对方毫无防备的腹部猛地连续出拳。而受到攻击后对方踉跄几步后马上稳住身形,在攻击的空档中找准破绽展开反攻。

如此数不清多少轮攻击过后,两人均已伤痕累累,但仍然狂吼着冲向对方,...

【龙兔龙】七夕贺文短打


万丈龙我百无聊赖地盘腿坐在座位上,对面正专注于查阅资料的战兔显然早已沉浸在物理的世界,自己只好到处观望着打发时间。

夏日的图书馆里冷气开得很足,明媚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来却依旧清凉舒适,是夏日避暑的绝佳场所。轻轻的写字声和敲击键盘声时不时飘浮在空中,太过安静的氛围让万丈龙我这样的运动系选手不太习惯。

虽然战兔也让他随便找本书看看打发时间,但对肌肉笨蛋来说看到字就头疼,最后还是作罢。

「肌肉笨蛋再不读点书说不定会退化成猴子喔。」战兔故意吐槽道。

「才不会啊!!」激动于反驳的龙我完全没注意到自己过大的音量,周围的人纷纷向他投过疑惑的目光,龙我赶忙低头表示抱歉。

坐在对面的战兔偷偷笑了笑,...

【龙兔龙】与你的未来

○两人已交往设定

○没有左右!有ooc!注意!

东都的夜晚深邃如黑洞,小巷里的nascita内只有吧台处昏黄的灯依旧亮着。平日里大家聚集在一起的咖啡馆内此时也一片寂静,万丈龙我在吧台内盯着正煮着的咖啡,偶尔翻出几个气泡又马上破掉,发出细微的爆破声,如此不断重复。

万丈龙我总是尝试着泡出起码比evolto那样的好喝一点的咖啡,但尽管是按照书上的要求一步步学着做,咖啡的味道总是不尽人意,当然基本每次都是拿战兔做试验品。

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执着于泡咖啡,或许是有不想承认自己有evolto基因的缘故在其中吧。

龙我转而看向窗外,除了一片漆黑以外什么都看不见,屋外仍然死一般地寂静。...

给龙骑写的小论文

龙骑补完想写篇小论文 暂时还没补剧场版 不过看了剧透好像也很毒……姑且先把tv的感想写完再去看吧(。

入坑以来接连看了十多部假面骑士,其中有很多部 都绕不过“电车问题” 多数人的生命和少数人的生命究竟选择哪一边,记得原命题似乎还加了少数的正常人和多数的残疾人之类的假设条件。我个人的想法是生命无法用数量或是价值来衡量,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宝贵的,必须要牺牲一部分人来拯救另一部分人实在过于残酷。在每一部假面骑士里这个问题都有不同的解决方案,一种是存在其他的方法,但基本都是要自我牺牲,比如blade里剑崎变成joker,铠武里傻橙变成神。另一种是牺牲少数人,比如wizard的阿历,其实阿历牺牲从某种方...

【朔间兄弟】Santa Claus

「凛月,该起床了哦。」

隐约听到窗帘被拉开的声音,一如既往地被幼驯染叫醒的早晨,凛月被人从梦乡中强行拉出却还是迟迟不肯睁开双眼,贪婪的睡魔命令他尽可能多的再争取几分钟的睡眠时间。然而随着真绪一遍遍地催促他最终还是不情愿地睁开沉重的眼皮——

朦胧的视野中他看到真绪正站在书桌旁,大概是在为他准备今天上课要用的课本。扫视一圈之后,凛月突然发现自己的房间好像和平时不太一样。

「这些圣诞装饰是搞什么啊……?是真~绪布置的吗?」凛月看着满房间红红绿绿的圣诞饰品,想起今天好像是平安夜。

「啊……不是我,好像是零前辈布置的?明天就是圣诞节了啊,圣诞老人会来给好孩子送圣诞礼物哦。」真绪笑着说,虽然明知是...

【レオ泉】献给你与夏天


随着零钱掉入自动贩卖机中发出金属碰撞的清脆响声,濑名泉拿起两罐冰可乐,起身走向不远处的公园。

八月炙热潮湿的空气黏在裸露的皮肤上带来强烈的不适感,骄阳似火更是肌肤的大敌,再加上路边草丛里聒噪的蝉鸣如同复读机般无限重播,一向讨厌炎热的濑名泉居然在这样的令人恼火的夏日里出门,除了模特工作之外基本上就是为了那家伙了。

濑名泉回想今早,原本打算在没有安排的休息日里悠闲地窝在家中听刚买来的CD,结果连包装都没拆完就被急促的敲门声打断,开门之后就看到抱着吉他的レオ笑地一脸天真无邪,二话不说拉着他就要出门说是要寻找作曲灵感。

还好提前涂了防晒,否则就这样被拉出去不知道要用多少护肤品才能补救回来,濑名泉...

【スズそら】step to you

午後二時,天空並不如往常的五月般清爽明媚,陰沉的雨雲低低地壓在城市上空,雨落如帶為街道暈開一片淡淡的鐵青色,清冷的風卷來夏日來臨前最後一絲清涼。

そらる撐著雨傘站在街口,四處張望著卻久久不見期待中的身影。實際上他也不知道自己等待著的那個人究竟是什麼樣子。
手機上那人卻發來因為交通不暢會遲到幾分鐘的信息。

什麼嘛。そらる裝作不滿地將手機裝進口袋。夾雜著雨絲的風吹來,他反復地做深呼吸,帶著潮濕泥土味道的空氣充斥了鼻腔,不安的心情也稍稍平靜下來。要和只在網絡上交流過的人見面,若說完全不緊張那才是不可思議。更何況對方是スズム。

自從幾個月前在網絡上認識了スズム,兩人始終因共同的愛好相交甚歡。數日前...

零醬50題♡

HB to 零醬醬!!!!

1.澪澪/零零/00/∞/零醬

2.之前一直都喊零桑

3.後來她說喜歡被叫jiang才改口x

4.(又擅自多加了一個jiang(喂

5.認識是在去年六月的wb

6.當時是個可愛的小癡漢(xxxxxxxxx

7.我生日的時候畫了生賀w

8.從那以後開始深交x

9.but用零醬的話來說基本都是keep距離的關係(……

10.想和你更親近!!!!!

11.剛認識的時候是個話嘮小天使

12.後來發現性格也很可愛www

13.坐標廣東

14.經常說廣東話x

15.目前是高一住校党

16.學校環境超棒www

17.是個畫手

18.畫風敲可愛!...

【スズそら】Visions


◎又是三題故事x

◎意味不明的短打 慎入

◎ooc勿代三感謝

三題故事——神社 彩鉛 耳機

日復一日,スズム都在描繪那個場景。

被枯枝朽木的古老森林包圍著的廢棄神社,斑駁墻壁早已破敗不堪,投錢箱積攢一層厚重的塵土,陽光柔和地撒在脫漆的紅柱上如同附上神明賜予的耶穌光。神社前站著一位青年,脖頸上掛著包耳式耳機,雙手合十專注地閉目祈禱。

明明是與周圍破敗環境完全不相稱的人,卻意外地沒有絲毫破壞協調的不適感,反而與自然融為一體,仿佛他本身從一開始就存在於這裡,如果缺少了他的神社才是不完整的。

スズム日日夜夜都在思念那個青年,用彩鉛細細勾勒著那副畫。

他不知道青年究竟是誰,許了什麼心願,...

【甘黨】Pavement in the rain


◎國王遊戲梗

◎停筆一個多月后的復健短篇x

◎ooc ooc ooc(。

–––––––––––––––––––

不妙,這個情況相當不妙。

天月明顯感覺到自己握緊撲克牌的手開始顫抖,搞不好現在的狀況是有史以來的人生最大危機。

「噢噢噢2號是天月くん對吧?那麼接下來是——」

在國王遊戲中已經被整了好幾輪的kony此刻終於翻身解放坐上了國王的寶座,抓住機會想要趁機報復其他四人,於是提出了被選中的兩人kiss的終極懲罰。

不幸的是身為leader的天月首先被選中了。

無論如何都不想和人接吻啊!尤其是那個人——

天月飄忽不定的目光偷偷瞟了一眼坐在桌子另一邊的伊東歌詞太郎,竟意外地發...